【印记】新LOGO缔造者的三次兴奋
2015-03-04

曾服务于两家业界一流的用户体验设计公司。

一家是创始人来自微软团队的Rigo,加入Rigo团队并成为Rigo第四位设计师,参与一些国际一流项目的设计。Rigo是微软亚洲研究院ATC图形组总监Robin独立开创的品牌,截止目前Rigo已被中国知名品牌小米收购。 


另一家是给予用户体验解决方案的知名用户体验公司:唐硕,在唐硕服务期间,担任高级视觉体验设计师


CHACE说:如果不是这次访谈,那些没有启用的方案可能就这样永远的放入飞机稿的垃圾箱了



Part1:从未妥协过,我只为我认定的产品设计
设计这件事绝不是浅薄的,好设计所支撑起来的应该是一份事业的架构。


这个产品本身是否可以承载这个架构,这个产品是否对消费者有利,这个产品是否健康积极,一直以来都是chace设计产品所基于的标准。他说,很庆幸,直到现在,他和他的团队从来没有因为其他原因妥协过。


因为设计的本质就是要传达正确的东西给适合的人知道,只有这样设计师的才华才可以运用到最实质的位置。问及chace为什么会和美味不用等结缘,他说,在和美味不用等创始人的交流中,不断被一种叫做真挚的情感击中,创始人在产品身上所倾注的心血,以及对于未来可预见的美好愿景,让他明确的感知到这是一个值得付出真心设计的产品。在整个访谈过程中,chace一再提及如何把美味不用等的愿景和LOGO结合,甚至轻微的感受到一丝他的压力,在他看来是否可以贯彻这个梦想的初衷,是否可以毫无杂质的呈现原点的模样,是需要经过周而复始的不断锤炼才有可能达成的。


设计的过程绝不是轻松而幸福的,持续抑或间断的陷入思维的僵局,可以把设计师拽出来的绝对是对于这个产品所饱含的情感。
Part2: 第一次兴奋:仿佛找到了产品的精髓,却发现陷入了某个误区


在chace的回忆中,LOGO设计之初其实并不顺利,设计师总是有自己的坚持,倘若一个设计无法说服自己,那么交付出去绝对是不负责任的。


起初的各种尝试最后都是未果的,美味不用等(之后简称美味)是一个致力于解放火爆餐厅等位人群的应用,在美味的愿景里,借助这个应用,未来的排队餐厅将再也不用大排长龙,借助美味的在线取号功能,可以随时随地取号,从而自由安排进餐之前的时间,最终实现无法订位餐厅到号直接就餐。美味所要改变的是人们的就餐模式,在可以预见的若干年之后,真正的打破线上线下的壁垒,逐渐形成智能餐厅的格局,从而紧密的连接食客和餐厅……chace和他的团队把美味的愿景反复在心中描绘,依托着愿景开始构思。厨师、锅盖、美食等等形象接连被否决掉,最终抽象出沙漏的概念

(前期的尝试)

沙漏实质就是一种时间的抽象,美味所要做的就是打破排队等待的漫长时间,从而让食客直接就餐。所以chace在设计中利用了扭转的沙漏,来表达打破时间的概念。在设计期间,chace被一些曼妙精致的沙发设计所吸引,或许这就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机缘巧合,猛然间chace发觉沙漏柔和的曲线和座椅其实是非常容易搭配的组合,在访谈中chace表示:那个瞬间整个人都觉察到一种光亮,打破等待的时间换回一张餐厅的座位,应该是一个和美味极度契合的概念,那种兴奋感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那是长久以来陷入迷茫之后的第一次觉察到对于这个产品的想法变得清晰

(第一次兴奋设计概念图)
可是这次兴奋很快就戛然而止了,在关于椅子契合沙漏的设计的讨论会上,美味的伙伴表达了深深的担忧,在他们看来这个设计很容易让人产生被圈禁在一个座位的感觉,座位上面的沙漏代表时间,也就是暗示这个食客需要在一个位置上排队等待,这和美味所要做的事是非常矛盾的。


美味想要做的就是让所有的食客不用再焦躁的在餐厅门口排队等待,把本该属于他们自由安排的时间毫无负担的还给他们,所以在设计里美味所要呈现的是一种打破时间的灵动感,和给予自由的释放感


Chace说:”开完讨论会,起初的兴奋感瞬间就浇熄了,不过再次理智的审视这个设计,确实显得不够灵动。不过还好沙漏的概念可以保留下来,所以就继续思考咯!”


设计者所付诸在设计上的语言如果无法传递到使用者手里,那么即使再动人也会失去意义吧,chace深深懂得这个道理,也从来都不会陷入自我中心的怪圈,他一直说:“我或许是个造梦师,但是我并不是为自己造梦,我是在为那些对于自己的产品有坚持的人造梦,所以我会认真的倾听他们的心声,帮他们完成他们想要完成的梦想。”


所以,在时间的轨迹里,尝试仍在继续。
Part3:第二次兴奋:这次尝试或许花了最长的时间,可是设计这件事不看时间长短


就是这样,带着对于产品的情感是可以从很多个有些阻塞和绝望的时间里走出来的,我一直觉得设计师是可爱的,有超脱常人的洞察力,容易倾注感情,容易不断付出,不过一切付出的前提一定是源自喜爱,源自希望这个产品可以越来越好,所以有些时候,甚至不用给予设计师丰厚的报酬,他们都会愿意倾力相帮。


美味对于chace来说就是一个愿意付诸心力的产品,第一次讨论会之后,chace反复不断在思考如何灵动的表现打破时间的概念,如何让人明确体会到碎片时间被打破,不用再拘泥于等待,可以随心所欲的安排时间。于是chace利用3D建模,营造出一种时空碎片的效果,具象化的时间替代品沙漏被无规律的打碎,所有的碎片拥有截然不同的运动轨迹,最后结合建模图在进行二次加工和重造,从模型中抽象出沙漏的碎片,并聚合成更具有形象感的LOGO,整个过程是比较复杂的,不过当一切按照最初脑子里的构想变成现实,chace开启了第二次因为创造美味LOGO而产生的兴奋感。

(第二次兴奋设计概念图)

在他看来,新创造的美味LOGO嵌入了灵动的时间碎片概念,整个沙漏带有未来智能感,打碎的时间在各种排列中仿佛被赋予了不同的可能性,就像是美味一直想要做的一样,把那些被排队等位所耽误的时间抽离出来,去做各种自己想要做的更有意义的事,这种各为轨迹、截然不同的沙漏碎片仿佛就可以隐射各种各样利用等待时间做各自想要做的事的群体。


不过很快的,chace还是从兴奋中清醒过来,这个设计所包含的思想确实可以较为明确的传达出来,可是重新解构后的沙漏仿佛没有那么明确的造型感,而且过于复杂的设计作为APP的LOGO仿佛并有那么适合。尽管这个设计花费了chace很多的时间,但是,设计这件事并不是花费时间长就有什么意义的,这或许也是设计这件事的一种魅力吧,灵感缪斯不知道何时才能降临,设计师所能做的只有丰富自己并耐心等待,所以chace当机立断的舍弃了这个方案,继续陷入思考。
Part4:第三次兴奋:起点是对于产品的喜爱,后来也是产品团队的伙伴给了我最重要的建议


Chace拿出了很多关于logo的设计,一路走来尝试很多,当对于一个产品拥有饱满感情的时候,是会不由自主的希望他更好,我们总是说一个产品的设计就是这个产品向这个世界打开的第一扇大门,如果没有这扇大门,所有的努力不过就是自己挥舞着手里的荧光棒在闭塞的空间里自娱自乐罢了,是设计让产品和这个世界相连


chace不断的在修缮这个大门的模样,直到最近才终于确定下来,还是基于第一个兴奋点时对于沙漏意向的确定,在不断的思索和片段重组中,chace开始试图呈现一种连接的概念,美味不用等所想要连结的世界是美好的,未来的智能餐厅将极其紧密的把食客和餐厅、食客和美味、美味和餐厅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全新的餐饮生态环,chace决定在美味LOGO里体现这种连结,所以他把沙漏稍作变形抽象成一个纽带,一个可以与餐厅食客连结的纽带,这个纽带是一个沙漏的变形,chace继续把沙漏颠倒过来,在沙漏最初的切口呈现出一种时间碎片的效果,在碎片的上缘衍生出一条纽带来,这条纽带不仅代表时间也代表空间和地点,当碎片时间被打碎之后食客获得了时间的自由,也因为此食客和餐厅更紧密的结合,食客不再因为焦虑等位而做出不去热门餐厅就餐的决定,餐厅也因为这个纽带不再因为火爆带来的食客流失而烦恼。


此外,纽带的灵动感使得整个logo彰显出一种自由的形态,这也是美味一直以来所希望实现的愿景,还原食物本身赐予食客的欢愉,不再被焦虑等位所限制。

(第三次兴奋设计概念图)

就在时间纽带创造出来的那个时刻,chace出现了创造途中的第三次兴奋,这次的兴奋异常强烈,因为在这个时间纽带里所呈现出来的愿景,这种连结用户餐厅的愿景,就是美味一直以来最深刻的愿景。


可是在一个细小问题上,chace还是陷入了思维的僵局,如何把美味的元素和时间纽带相结合,使得整个logo更具有整体性,也更突出美食餐厅的定位,让他有些苦恼。

不断变换着美食元素和时间纽带的组合位置,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一个适合的位置,直到在和美味成员的又一次讨论会中,美味的一个小伙伴提出:“这个logo就是需要一个和美食相关联的重点,我们就把美食元素做成一个重点放到logo中就可以了!”这句话瞬间就让chace从多日以来的思维盲区中走出,一直以来他试图寻找的是美食元素和时间纽带的一种结合,可是尝试下来无论哪一种结合都会使得这个logo丧失整体的稳定性,所以其实这个logo需要的就是一记重点,使得logo明确而稳定。最后,在尝试了几个位置之后,就形成了现在所看到的logo形态。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神奇,最初和美味相遇,是出于对于这个产品的喜爱,最后完成这个产品的LOGO设计也是出于这个产品成员的建议。兜兜转转一切总是有某种看似神秘的指引。在访谈的最后chace说:“只要一直保持喜爱去选择,总会遇到令你心动的好产品。

我想,美味不用等于chace一定有很不一样的意义,这个设计作品里包含的都是对于美味不用等最美好的愿景,相信美味的努力足以支撑这个庞大的梦想,最终实现美味团队所要实现的餐饮行业的变革。